首页朱厚照简介《游龙戏凤》怎样美化了流氓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游龙戏凤》怎样美化了流氓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朱厚照(1491年~1521年)

朱厚照基本资料:

  中文名: 朱厚照   国籍:明朝   民族:汉族   出生地:北京   出生日期:1491年10月27日(弘治四年)   逝世日期:1521年4月20日(正德十六年)   职业:明朝皇帝   主要成就:应州大捷,诛杀刘瑾   庙号:明武宗   陵寝:康陵

  京剧有个老戏,叫《游龙戏凤》,又叫《梅龙镇》。这个戏讲的是明正德皇帝与民女李凤姐的一段爱情故事。这出戏是生旦合作传统戏,当年以余叔岩、梅兰芳、马连良演出最为精彩,以后马连良、张君秋又曾联抉演出,并拍成电影。至今作为京剧经典剧目,久演不衰。

  这个正德皇帝实有其人,他就是明朝第十一个皇帝——明武宗朱厚照,年号正德。在明朝历史上,明武宗朱厚照无疑是一位最荒政纵乐的皇帝。明史评曰:“毅皇(武宗)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然耽乐嬉游,暱近群小”。他是个好勇逞强又是一个“好逸乐”的人,作为皇帝,权力在握,在一批宦官奸邪之徒的阿谀逢迎下,便胡作非为,荒淫无度。

  有明一代,明武宗又以出巡成瘾出名,尤以玩弄妇女臭名昭著。正德十二年(1517)九月,武宗不听大臣劝阻,又一次快马出关出巡,抵达宣府住在指挥佥事张彬为他营建的镇国府第,肆意寻欢作乐。武宗每天夜里出行,看见高大房屋就跑进去,或者索取饮食,或者搜寻妇女。居民痛苦不堪,以致有人暗地贿赂奸人江彬求免骚扰。正德十三年,太皇太后去世发丧时节,武宗还去太原大肆搜索女乐人。偶然,在众多乐妓中远远看见一位美丽而且善于长歌的女子。武宗把她召来,询问她的籍贯。她原本是乐户刘良的女儿,晋府奏乐工杨腾的妻子。武宗赐她一起饮酒,试验她的艺技,很是高兴。后来武宗从榆林回来时,再次召见杨腾妻子,将她带走了。从此以后她跟随武宗外出,受到的宠幸超过诸侍女,号称美人,饮食和日常起居都与武宗在一起。左右侍臣凡有触犯武宗发怒时,就暗地求她,只要她笑一下,就不会受到处罚。于是,江彬等亲近侍臣,都叫她“刘娘娘”。

  明武宗抢掠民女,大肆淫乐,完完全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皇帝,本该在成为历史罪人,“责其罪而鞭挞之”,可缘何冒出个“游龙戏凤”的爱情故事呢?

  这缘起清吴炽昌的笔记小说《客窗闲话》所载的明武宗遗事。这段遗事其实已经是一篇传奇小说了。故事讲宣化有个女子李凤姐,年十四五,有殊姿。其父设酒肆,以凤姐当垆。这天,正德皇帝微行过之,见凤姐丰神绰约,国色无双,不禁迷眩。皇帝突起抱凤姐入室。凤姐惊喊,帝急掩其口曰:“朕为天子,苟从我,富贵立至。”于是,凤姐“梦身变明珠,为苍龙攫取”,闻言顿悟,任帝阖户解襦狎之。此后,正德皇帝将凤姐归豹房,爵其父三品卿,赐黄金千两。皇帝择日还京,与凤姐并辔齐驱。至居庸关,风雷交作。凤姐睹关口所凿四大天王怒目生动,眩晕坠马,一恸而绝。帝哀怜甚,命葬关山之上,宠以殊礼,用黄土封茔,一夜尽变为白。

  以后的京剧《游龙戏凤》显然改编于此,讲的是明正德皇帝喜微行,某日游至梅龙镇,乔装军官模样,投宿李家酒肆。帝见凤姐色艳,顿起佻达之意,呼茶唤酒,借端戏谑。凤姐娇羞薄怒,帝益心醉神迷,乃告凤姐以实。凤姐不信,帝解去外衣,以龙衮示之。凤姐大惊,跪地求恕,帝笑而慰之。从此更衣入侍,宠冠六宫,香车宝辇,管领春风。凤姐回想红炉暖酒时,真有天上人间之别矣。

  其实,从笔记小说到京剧,我们都不难看清一个荒淫的皇帝嘴脸跃然纸上——见色起淫,突起强暴,归入豹房,载以还宫。然而,作者却精心作了粉饰,将一个强奸民女事件美化成了一出情意绵绵的爱情戏。其原因,不能不说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糟粕所在。

  首先,是“绝对尊君”思想在文艺作品中的一种反映。中国古代的政治文化,认为国君具有无上威权,对臣民蓄养以供驱使,而臣民对君则必须惟命是从。这种绝对君权主义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就是一种“绝对尊君”思维,君王成了超乎社会之上的异己力量,君王是父,臣民为子,君王可以为所欲为,老百姓不得反抗。古典戏曲取材于历史故事和传说,仅就现存元杂剧而论,以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为描写对象的剧作约占四分之一,见过几出描写帝王的剧作对其批判鞭挞的?!

  其次,是“妇道柔顺”观念的突出表现。一个十四五岁当垆酒家女孩,面对强暴,竟然如此柔顺;面对皇权,尽然如此屈从甚至受宠若惊;面对后宫之祸,竟然如此贤惠,不惜以身相许,半途而死。传统戏曲舞台上塑造的女性形象,大多未能摆脱封建意识的束缚和影响。男主女从、妇道柔顺的传统道德,使得戏曲舞台上的女性形象大多包蕴着“柔性”精神。一场分明是强暴女性的罪行竟以帝王与民女情意绵绵的“合法”形式收场!

  再次,是古典戏曲“近史悠缪”现象的余波滥觞。我国戏曲传统剧目中大多为历史故事,且越久远的历史故事所占比例越大,所谓“唐三千,宋八百,数不清的三、列国”。一般说来,戏曲中的“历史”与史实相距颇远,有的甚至完全相反,结果使得许多戏曲剧目近史而谬、似实而虚。有些剧目并非历史故事,而是根据长期流传的故事加工而成,完全无“故事”可考,但容易取信观众,以至于荒诞不经。明武宗与李凤姐的爱情戏便是如此。武宗耽于宣府大同等地整日淫乐不愿回京,而在《客窗闲话》故事中,却因李凤姐的因媚得宠而谏促成回京的。不知这个故事是不是后来“游龙戏凤”的一个重要演变版本。但是,两者都在一个悲哀的故事上编造出这样一个浓艳而又符合仁义的故事。

  近有学者说,明武宗“可说是一个富有个性的人物”,他频繁出巡乃是“他不把皇帝的尊贵放在眼里,热切追求宫廷之外的生活”。我以为不然。一个国家统治者,他的爱好和个性都不是个人行为,而是与国家安危、百姓祸福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明武宗以军旅出巡为娱乐,恣意妄为,一路上荒淫无道,骚扰地方,祸害百姓。武宗的穷奢极欲,加重了朝政腐败,耗费了难以计数的民脂民膏,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根本不值得同情和赞扬。《游龙戏凤》在一派温情脉脉的“爱情”气氛笼罩下,一个弱小的酒家女子在无奈之中被蹂躏,一个流氓成性的皇帝却被美化成“情种”。真不知这是传统戏曲的文化魅力,还是美化皇权的悲哀?!

朱厚照相关人物介绍

  • 夏侯惇

  • 明德马皇后

  • 高力士

  • 也先

  • 赵一曼

  • 朱由校

随机阅读推荐

最新人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