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人简介西里龙夫
西里龙夫

西里龙夫(1907~1987)

基本资料

西里龙夫(1907—1987) 日本熊本市人

1926年中学毕业后即到中国上海, 进日本设立的“ 东亚同文书院”读书,他在学校组织了社会科学研究会,参加反帝活动

1930年担任《上海 日报》记者,结识了鲁迅、夏衍等人。不久回到日本,在东京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同盟

1933 年再次到上海,任新闻联合社上海总局记者,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中共搜集日本人反战组 织成立后的资料

1936年,新闻联合社和电报通信社合并为同盟通信社,他被调往南京分局 工作

10月回到上海,改任读卖新闻社上海总社记者。翌年,赴南京任中国派遣军中路军的 中华联合通信社驻军记者,为中共组织侦察日本军事当局的战略部署

1942年6月,在日本遭东京警视厅特高科逮捕,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被释放。此后一直在日本从事革命活动, 曾担任熊本县农民联盟书记长,日本共产党熊本县委委员长等职。1987年8月在熊本市逝世 ,著有《在革命的上海》等著作

名人名言推荐

更多>

    日本报业心脏里的日共党员——西里龙夫

      12月16日下午,西里精如约来到东京都江东区龟户文化中心5楼。他递过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说,他从事墨绘教学,艺名是“西里青穗”。年幼时,西里精曾生活在南京,如今他已七十开外。

      据《南京人民革命史》记载,西里精的父亲西里龙夫曾是日籍中共党员。1938年3月他被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报导部调到南京,担任日本同盟社南京支社首席记者,经常将重要情报送往上海的中共地下组织手中。

      西里精瘦高个子,戴一副眼镜,头发和眉毛都花白了,但人很精神。他说,3岁时他在南京,现在对南京已没什么记忆了。1942年6月父亲被捕后,他们被送回日本。抗战胜利后,(被判处死刑的)父亲被盟军释放。朝鲜战争爆发后,他父亲的活动只能是地下的,只是偶尔回家。因此,与母亲一起生活的他,不经常见到父亲,对父亲没有什么记忆,对父亲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知道,“对他的了解都是后来从书上得知的”。

      说着他拿出3本书来,将其中他父亲所著的《风雪之歌——我的半辈子》赠给记者,并提笔在扉页上用日文写下“为日中友好尽我们的努力”。他解释说,其他两本(《在革命的上海》、《白云一片悠悠而去》)是他仅存的,不能相赠了。记者见到,在他父亲自传体的著作和《白云一片悠悠而去》的插页中,有西里精年幼时,分别和父亲、母亲在南京时的照片。

      据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方知达(颜仁章)回忆,西里龙夫首次到南京是以日本记者的身份去活动的,那时卢沟桥事变尚未爆发,他提供了包括当时日本侵华的具体策划等颇有价值的情报。再次去南京,西里龙夫等志士向组织上提供了可对当时日本国策作出判断的重要情报,包括华中日军分布、华北日军改编、“满洲”关东军兵力、华中军特务部和“满铁”上海事务所内幕,以及日汪密谈情况等。

      西里龙夫等人被捕并被解押到东京日本特务总部后,受到了残酷的折磨。但他们表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使中日人民均深受其害;制止日本侵华战争,能使中日人民从毁灭性的灾难中解脱出来;实现中日和平和中日人民世代友好,这是两国人民莫大幸福和根本利益之所在。

      西里精说,他记得父亲对自己的教诲是:对人要诚实。他认为,这是父亲给他的很重要的一句话,对他的人生有重要影响。

      西里精将他父亲与中国老师、战友的合影赠给记者。他说,父亲晚年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曾于1981年去过中国,与他的中国老师、战友重逢。1987年他父亲去世,留下“我对一生无悔无怨”的遗言。此后,方知达曾请西里精到中国观光10多天。他到了北京、上海,“很可惜,没有去过南京”,自从幼年离开那儿他就再也没有去过。作为西里龙夫的儿子,西里精很希望“用正式的方法”(为父亲)建立纪念碑,以“表彰他的行为”。

      西里精名片的背面还印有他另外的头衔——(社团法人)日中水墨交流协会理事等。作为从事水墨绘画的人,他很愿意到中国或在日本与中国同行交流。他说,中国“文革”期间,日本的日中友好团体有过分裂,现在应该尽快通过整合统一起来,把日中友好的影响扩大到日本整个社会。

     

    西里龙夫相关的历史人物

    猜你感兴趣

    最新人物

    • 邓文迪

    • 马化腾

    • 汤显祖

    • 巴金

    • 季羡林

    • 李彦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