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114代天皇中御门天皇出生


中御门天皇

  1702年1月14日,日本第114代天皇中御门天皇出生。

  中御门天皇,讳庆仁。东山帝第五子也。母新崇贤门院藤原氏,内大臣隆贺之女。

  宝永六年(己巳)六月,受禅于假殿。年甫九岁。秋七月,大内成。冬十月,以前关白基熙,为太政大臣。十一月,帝徙御新宫。十二月,基熙辞太政大臣。

  七年(庚寅)夏四月,家宣命:“改铸金币,与古金并行,停贰朱金。”家宣之未拜阃职也,老中请曰:“故将军时,国用罄竭。改铸金币,淆以他金,故其数倍蓰。而地震城坏,修补立辨,今也国用匮乏,安知明日无灾变。请再改铸,以为之备。“家宣曰:“吾意不然。今拜将军之仪,此则国之大礼,不可得而省也。苟得给其经费,其他则一切从节俭。万一有不虞之变,吾将以一身当之。“闻者感泣。寻又议改铸恶币。有司曰:”元金杂银锡居半。今造纯金新币,使大小板重如故。则海内金币减其半,不如小其形以充原数而以故价行之。民明知其为纯金,不敢不行。然后采金于各处矿山,徐补其不足,以复庆长之旧也。若夫宝银,去其杂色而纯之。而新币之一,可以直宝银之三四。民明知其为纯银,亦不敢不行。“家宣从之,遂命改铸金币。其小钣及方金形如故而薄小,款文曰:“干。”五月,老中小笠原长重,罢。初纲吉封柳泽吉保于甲斐,许卤簿用剃刀。长重谏曰:“二事皆不可。然授城犹可。他日欲夺则夺。至剃刀,虽同姓诸藩,犹有不得用者,奈何许之。“纲吉不听,由此忤旨。及家宣袭职,间部诠房从伶人显擢为列侯。长重耻与之为伍,遂称病辞职,剃发号峰云。秋八月,诏赠德川纲重征夷大将军正一位太政大臣。从家宣之请也。德川纲条,献礼仪类典五百十卷,附图三卷。曰:“先臣光圀所撰之书,尝凭右大臣藤原公规,奏进太上皇,以撰次称旨。时出秘阁书若干帙,俾增辑焉。纲条不能赞扬成业,笥藏之久。适值赞政余暇,留心典章,命访求之。谨以缮写,呈上。冬十一月,奉币于神宫,告嗣位。即位于紫宸殿。十二月,以摄政家熙为太政大臣。

  正德元年(辛卯)春正月,遣使大谷寺,修僧源空五百年之斋。上皇赐御书额,曰:“华顶山。”揭之山门。大谷敕祭昉于此。三月,家宣聘三宅缉明,室直清。并为儒臣。秋七月,摄政家熙辞太政大臣。八月,家宣令曰:“顷因巡察使上言,详闻郡国政治得失。良治善政,

  京都御所

  京都御所

  一无所见。风俗衰颓,四民困穷。予承职未久,且有所思,不敢问其罪。自今已后,公田县吏,郡国领主,大小政事,其宜各自勉励,令四民安其业。倘不竣旧弊者,具论其罪,蔑有攸赦。“冬十一月,朝鲜使者赵大亿等来,贺将军继职。先是,家宣命有司,各录呈事例。新井君美上议十条,其略曰:“天朝天子,称曰天皇。天子众子,称曰亲王。蕃国君长,亦皆称王,若百济王,任那王是也。唐书曰:『日本初主,皆以尊为号,更以天皇为号。』然则王,是非天朝天子之号。故朝鲜记载日本天皇国王代序,其所谓国王,即我幕主也。“强辨纵横,人莫能难焉。家宣遂用君美之议,乃令宗义方曰:“两国信书,一如祖宗故事。其他接待之仪,悉皆改定。”其一曰:“使者至客馆,宜下舆入门。我使至客馆,宜迎之阶下。”使者既至大版,争辨不从。宗义方老臣平田秀贤进曰:“吾主掌邻好事者,百余年。今诸臣拒吾命,以失两国之好,恐非贵国之利也。诸君果不欲下阶者,吾将拥持诸君而下。“使者遂从命。既至江户,示以改定议。使者不敢违,独争赐飨仪。君美论辨折之。止散乐,始用雅乐。已而使者请曰:“贵国复书,犯我国七祖讳。愿改之。”君美驳之曰:“臣子为君父讳,礼也。安有使邻国之君,避国讳者哉?且五世不讳,自古而然。奈何讳七世祖?抑臣子之情,果有所不忍邪?贵国书既犯我国祖考讳,何不先改书,然后请之?“使者屈服,如其言。时人谓:”君美新进,敢变更故事。“谤议喧然。君美遂欲乞骸骨。家宣曰:”我之有君美,犹佛氏所谓一体分身也。纷纭之议,何足以介意。“君美感泣而止。家宣以宗义方朝鲜处置得宜,增封一千五百石。

  二年(壬辰)春三月,家宣置吏于草津,骏府,品川三所,检往来诸士行李。且定驿亭人马钱,旅宿钱之数。秋八月,摄政家熙罢,以左大臣辅实代之。

  九月,停铸新币。荻原重秀罢勘定奉行。元禄中,国用穷匮,重秀建议造恶币,时人憎嫉焉。而重秀益变易旧法,奸蠹日甚。及家宣袭职,国用益穷,重秀乃自奋担当,诸经费皆立辨。老中大悦,累增食邑至三千七百石。新井君美独不悦,屡白其奸,最后抗疏曰:“彼奸恶无比。今不黜,患必及国家。臣不胜愤激。彼而不黜,臣必极谏以死。“家宣遂黜重秀,削三千石。时人相庆。重秀忧愤,不食而死。家宣疾,自知不起,召君美曰:“我若有不可讳,传国于幼子锅松乎?将授尾州乎?抑使尾州摄事乎?三者孰可?”君美曰:“古有朝委裘者。今嗣君虽幼,为国储贰。谁敢贰者。假令尾公而摄事,甲邸从驾之徒,皆怀危疑。而嗣君有小不豫,人心摇动,是启乱阶也。今使嗣君绍统而辅以三家,何忧之有。“家宣意决。冬十月,疾病。召三家及老中曰:“吾将传国于幼儿锅松,卿等善辅之。”德川吉通对曰:“祖宗之建三家,正为今日。吉通等同心协力,以奉嗣君。祖宗之业,必不至墬矣。“因顾老中曰:”卿等慎勿忘今日之命。“一座耸动。家宣又召有司曰:”事未经裁决者,悉白之。“乃亲听之。皆判决焉。群臣获罪屏居者,皆赐宽赦。左右近臣,皆赐谒,为永诀。老人有流涕者,则张目叱曰:”生必有死,何其泣之为。“三日而薨,年五十一。锅松嗣,年甫四岁。召诸侯伯,传遗命曰:”吾以不肖,缵东照宫之绪,夙夜勉励,思所以恢弘祖业。不幸享世日浅,宿志不遂,遗憾曷己。抑历观往古,主幼国危,槩由大臣争权,树党相轧。夫同舟济海,胡越同心。况在今世,生长太平,孰不浴东照公之恩泽。汝群臣百僚,其宜戮力协心以济患难。若背恩忘义,以践覆辙,非徒国家之忧,实天下万民之不幸也。天下贵贱,一体此意。十一月,葬家宣于增上寺。敕赠正一位太政大臣。谥曰文昭院。十二月,诏以锅松为权大纳言,叙正二位。上皇敕改名家继,亲染宸翰赐之。林信笃建言曰:“年号用正字,古人以为不祥。宜奏请改元。”间部诠房问之新井君美。君美曰:“此明儒妄说,非君子之言也。正字果邪,一岁之首为正月,是以不祥之月为岁首也,岂有是理乎。

  三年(癸巳)夏四月,诏以家继,任征夷大将军,迁内大臣。每将军袭职,大国诸侯,各飨老中及班头,设散乐,大约三岁而毕。于是,诸侯请享老中。辞曰:“先将军袭职四年,诸侯享礼才毕,今奈河复行此礼。姑停之,待重有庆事可也。”诸侯皆大悦。五月,定妇女服制。先是,江户风俗奢靡。妇人衣服,创意制造,日新月盛,华丽亦极矣。老中欲矫其弊,使间部诠房白夫人藤原氏,所生胜田氏,曰:“老中议禁奢侈。而奢侈之弊,实在妇人服饰。今欲禁之。令不行于后宫,则无以令府下。请留意焉。”二氏曰:“诺。”于是议决。遂下令曰:“凡衣服之制,禁用奇巧过制。过制者抵罪。”

  四年(甲午)春三月,流胜田氏傅媪江岛于信浓。初家继幼穉,闺闱之禁稍弛。江岛美而淫,颇有失行。吏莫敢诘之。胜田氏使江岛诣增上寺,归路过木挽街戏场,召戏子辈狎饮。后宫小吏在座,江岛叱曰:“汝等安得与我同席!”小吏怒曰:“戏子且同席,何乃叱我。“还悉发其奸,连累数十人,府下为之汹汹,遂有此命。夏五月,改金银诸币,复庆长纯质。令西海诸侯曰:“蕃舶之出没边海,敢近海岸者,斩其人,火其舶。我舟私近蕃舶者,必追捕之。”初纲吉时,务柔远人,法令宽纵。清商或凌虐我贱民,抗者抵罪。由是外商稍稍专横。其后铜价腾踊,互市不行。长崎民或不能糊口,往往私贩海上。清商亦或登岸侵略,土人拒之则执兵器劫之。长崎吏诉之江户。新井君美闻之,愤然曰:“我国尚武,万国所知。今受侮至此,奈国体何!”遂建议严防备。因有此命。秋八月,贝原笃信,殁,年八十五。字子诚,筑前人。仕黑田氏,以博览笃学,名重海内。出好陆王说,后信朱熹。救世之心实苦。其所著书百余种,多书以国字,语极恳切。

  五年(乙未)春二月,减清及荷兰商船岁额。清舶三十艘,荷兰舶二艘为限。给船牌曰:“汝等不欲守此法,宜速引去,勿再来。秋七月,禁讼狱者行贿赂于吏。八月,麾下士生岛幽轩,自庆其寿八十,集府下耆老于其宅。会者志贺瑞翁,小林勘斋,左治宗见等凡七人。瑞翁百六十七,勘斋百三十六,宗见百七岁。其余四人,皆九十以上云。瑞翁,生于天文十八年,没于享保中,寿一百八十。时以为人瑞。冬十二月晦,江户郭内火。诸侯第多毁。

  享保元年(丙申)春正月,火未灭。着礼服者,被防火裘者,交错于路。及午时,始熸。三月,胜田氏与间部诠房拥家继游内园。家继有所感冒,遂成疾。夏四月,薨,年八岁。五月,葬于增上寺,敕赠正一位太政大臣,谥有章院。先是,家继约婚于吉子内亲王,遣使纳币。未成婚而薨。亲王寻剃发,号净琳院。夫人藤原氏命德川吉宗,入袭本宗。吉宗固辞。德川纲条起执其手,延之上座,遂为储嗣,时年三十三。吉宗,纪伊大纳言光贞第三子也。翌日,吉宗命坏四脚门。或谏曰:“古云:『三年不改父之道。』门未可毁也。”吉宗曰:“知父祖不义而不改,是为不孝。一时迟缓,则一时之不孝。一日懈怠,则一日之耻辱。何惮而不改。秋八月,诏以吉宗为权大纳言。寻拜征夷大将军,迁内大臣。冬十一月,以摄政辅实复任关白。

  二年(丁酉)春正月,江户火。郭内诸邸皆延烧。

  三年(戊戌)春二月,蛮船来筑海。筑前,长门,小仓等诸藩,为兵备。

  冬闰十月,禁干字币。十一月,吉宗好推步学,是月始建测午表于吹上苑。是岁,吉宗奏修山陵。初纲吉修陵庙,不知其所在者多矣。至是,更据图检之。或甃石,或作栏,数年竣工。

  四年(己亥)春三月,修后白河帝五百年忌斋。纵民拜御真。秋九月,吉宗命制日本国全图。至八年而成。

  五年(庚子)春二月,吉宗命高濑忠敦,撰『明律释义』。忠敦,纪伊人。吉宗在国时,擢为儒官。忠敦感知遇,益讲习经史,博究群书。尝大冈忠相问听狱之要,察情之务。忠敦笑曰:“监官检核,在其智识敏通,秀彻上下耳。条制法令,烦攅清重,不可拘泥古今之规格。“忠相大叹赏焉。白川城主松平基知,横敛暴赋,委政奸臣。部下民庶,不聊其生,相聚作乱,至数万人。乃薄城愬曰:“愿赐郡奉行杉浦德,使我辈得喰其肉。“基知慰喻切至,罚德及党与。民乃散。冬十月,德川宗尧,献『大日本史』于幕府。是岁,吉宗检群臣勤务满十年者,褒赏有差。

  六年(辛丑)春正月,禁发铳捕鸟为业者。二月,命荻生茂卿,训点『六谕衍义』。夏六月,废伊豆下田奉行,更置浦贺奉行。秋七月,吉宗献『皇清经解』,『康熙字典』,及宋元诸儒经书注笺于御府。八月,置投书匣于评定所。及京师,大阪厅门前。世谓之诉状箱。九月,法皇幸修学院及林丘寺观枫。冬十二月,吉宗禁衣服器玩用金银,及制新样。

  七年(壬寅)春正月,辅实辞关白,以左大臣纲平代之。二月,吉宗命室直清,译『六谕衍义』刊之,以散民间。又作字帖教孩儿。夏四月,吉宗修家继七年忌斋。朝廷依例,将遣天使修万部法会。吉宗辞之,自修千部会。后以为常。秋七月,吉宗命庄内,白川,宇津宫诸藩,修日光山庙。冬十月,吉宗猎于户田,闻村医教童子以历世揭示。赐金及『六谕衍义大意』一帙,遍令童子学习焉。

  八年(癸卯)春三月,法皇庆皇姊元瑶大尼寿九十,院中开宴。医师岸本惟明,年百二十,侍宴献诗。法皇叹赏其老而壮,赐之名画。

  九年(甲辰)春二月,大阪火。民多焚死。法皇将幸修学院观杜鹃花。及闻灾,悯然而止。秋七月,徙柳泽吉里于郡山,以甲府隶幕府。始置甲府城番。九月,吉宗召山田正朝讲经。正朝,医员正芳之子,时年十二,人呼为神童。冬十二月,清施翼亭携『元亭疗马集』来献。吉宗赐金三枚酬之。

  十年(乙巳)夏四月,诏以吉宗长子家重为权大纳言,叙从二位。五月,新井君美,殁,年六十九。君美,常陆人,生而岐嶷聪慧。三岁写字,六岁诵书。既长,器资宏伟,才负经纶。其学洽闻多识,通晓和汉古今典故。所述作之书,世称其有用。善以国字纪事,是以虽日用简牍,皆足以传矣。其著书,并未脱藁者,一百六十余种,今尚存于其家云。秋七月,永野忠恒发狂,俄拔刀击毛利师就于城中。师就拔刀防之,监察户田,长田等就之。师就逃去。吉宗奏收忠恒封邑。冬十二月,吉宗禁元禄币,更造新币,以复庆长旧制。是岁,诸国竹华实而枯。

  十一年(丙午)春三月,吉宗狩于小金原。夏六月,关白纲平罢。以左大臣家久代之。秋七月,清舶来献方物。及辽东蔘实百种,『采蔘记略』一帙。冬十月,吉宗命建部贤弘,中根元圭,校『历算全书』。

  十二年(丁未)秋七月,柬埔塞使偓雅世牢,来长崎献方物,乞互市。吉宗给船牌,斥方物。八月,吉宗修小御所。冬十二月,禁神祀佛会作新样。

  十三年(戊申)春正月,荻生茂卿,殁,年六十三。茂卿,性豪迈,博学洽闻。自负文才,睥睨一世。初服朱子说,及中年,尚护宋儒。后挺然立一家言。痛驳性理,并攻伊藤仁斋。又效明李于鳞,修古文辞。先儒所作,一切排之,为不免侏俪鴃舌。其所著书,字傍不施训译。韩人赏之曰:“贵邦书册,行傍皆有译音。惟物氏文集无译音。”即此一事,可知其为豪杰也。二月,江户火。发金赈遭灾者。命使市街蓄救火夫,以伊吕波字为号。先是,市厘多板屋草舍,火易延烧。故命以瓦更之,贷其资财。夏四月,吉宗谒日光庙。遂之足利学校,检其藏书。秋九月,江户大水。漂没两国桥。新大桥及民舍。冬十二月,吉宗命有司,建甲斐节妇阿粟碑。阿粟幼孤,村长怜其贫,与资妆嫁村人安平。未几,安平罹恶疾。粟躬耕以养舅父。是秋,大雨风。河水暴溢。人相呼曰:“大水将至。”时安平体溃烂不能起,谓粟曰:“我幸溺死,汝宜速去。汝之不我丑,而扶持之勤,铭心不忘!“粟泣曰:”相伴数年,临难弃之。妾不忍也!“言未毕,门外汹汹,曰:”水声近矣。后者死。“粟扶舅出门,托之人。舅曰:“同去。”粟曰:“大人步迟,请先去。妾与良人追及。”乃入侍夫侧,誓天曰:“妾与夫同死!”遂溺。有司具状告之。有此命。

  十四年(已酉)夏四月,安南献象。天皇观之。象自拜跪,人皆异之。

  磔天一坊改行,斩修验南岳等三十余人。初改行伪将军吉宗遗胤,称德川天一坊,宿品川驿,结党与图非望。为町奉行伊奈氏所告,遂伏诛。

  十五年(庚戌)春正月,吉宗刊『普救类方』,颁布之诸国。吉宗尝怜僻地人民不得医疗,命医员林良适,丹羽正伯等,译『诸方紧要』作一书,至是成。夏六月,京师火。延烧三千余户。吉宗发金谷以赈之。冬十一月,天皇患麻疹。吉宗命清人沉爕庵,校『唐律疏义』。

  十六年(辛亥)春正月,吉宗造武第于江户田安门内,是为田安家祖。宗武,吉宗之二子也。频年登稔。是岁,谷价益低。京师斛米银二十六钱。

  十七年(壬子)夏四月,吉宗设曲水宴,使侍臣赋诗。诸道蝗。西海,山阴,山阳最甚。吉宗乃移关东粟,以赈其民。谷价顿腾,斛米银二百钱。筑前孝子正助,家贫能事亲,敬长恤孤,皆非人所及。一夜有盗,担一包米去。正助踪之,则村人也。明日,借一包米于人,负至其家。曰:“子昨宵负归之米,是我公租。请换此包。”其人骂曰:“吾不盗矣。”正助曰:“且莫大声。”四邻闻之,惊集,检其家,出所窃之包,缚盗而去。是岁,西海蝗,无地不被焉。独政助之田,不见一蝗,熟如常岁。乡人叹以为孝德所感。

  十八年(癸巳)春正月,以关白家久为太政大臣。西南四道大饥。饿莩十六万九千余人。吉宗每日给男米二合,女一合,以赈救之。先是,琉球贡甘薯于萨摩,长崎人亦获之外舶,以种各处。是歉也,赖以免饥者甚多。小笠原贞任至自小笠原岛。贞任曾祖贞赖,为深志城主。文禄二年,朝鲜归途,回历南海,获一岛,命以其氏。尔后,每岁航以收其利。宽永中,停之。至是,贞任再往,取方物而归。夏六月,诸国大疫。冬十二月,关白家久辞太政大臣。是岁,沉爕庵,沉南苹等归清。南苹,吾兴人,善画,最长花鸟。寓长崎三年,象胥神代绣江从师之。南苹写兰一叶授之。绣江学之一两日,以示南苹。南苹舍而不顾。或告绣江曰:“子欲得南苹先生法,须学一叶三十日。”绣江乃如其言。南苹果喜而传其法。

  二十年(乙卯)春三月,帝让位于皇太子。受天台秘印于尊佑入道亲王,又问真言秘密于大僧正孝宥。

  元文二年(丁巳)四月,崩,寿三十七。五月,葬泉涌寺,称中御门院。

接下来7天历史上的今天事件

历史上的今天

选择月份123456789101112

1702/1 星期日

14

丁酉(鸡)年 冬月廿八

历史人物推荐

更多
  • 李家钰

  • 吴玠

  • 伍天锡

  • 萧宝融

  • 唐叔虞

  • 傅园慧